新闻分类
  • 行业动态
  • 艺术展讯
  • 业界新闻
  • 热门新闻
  • 喜迎十九大“新闻传媒杯”全国
  • 中青年须摆脱同质化 花鸟画细
  • 做艺术是大生意,未来最暴利的
  • 第十届宋庄艺术节主题论坛之“
  • 艺术品线上拍卖:走向增长的市
  • 回流艺术品 里边有玄机
  • 艺术金融:市场突破新力量
  • 雅贿 骗贷 洗钱 艺术市场咋了
  • 胡适手迹亮相驰翰拍场
  • 当代艺术收藏面临洗牌
  •  
     首页 > 水墨丹青栏目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中青年须摆脱同质化 花鸟画细分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2016-08-04 14:21:00   点击:

    来源:南方日报

    “现当代中国花鸟画坛历来高手林立、名家辈出、阵容庞大,因而作为一个细分市场板块,花鸟画的竞争也是最为激烈的。”日前,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沁芳园艺术创作基地创始人何文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特别是近两年来,书画市场持续调整,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首当其冲。伴随着市场的不断成熟和收藏者审美能力的不断提升,买家进入市场的心态和眼光也变得越来越理性。

    多位业界人士称,当前艺术品市场已经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对于作品尚未形成独有个性的艺术家来说,将被拖入日益胶着的同质化竞争。对投资者来说,市场回调是一个买入的好机会,但需要注意的是,投资型的书画不宜审美门槛过高,要选择题材和艺术语言雅俗共赏、一般大众容易接受的作品,将来要转手变现也比较容易找到接盘者。

    现状 花鸟画市场冰火两重天

    去年刚刚在广东美术馆搞完一次大展的欧阳锦,由于现场卖掉60件尺幅大至丈八整纸、小到丈二整纸对开的大画,从而引起业界广泛关注。今年,不少同行都在实施收缩战略,他却想着再张罗一场画展。

    广州土生土长的他,是岭南较早进入市场的一批花鸟画家之一。上世纪80年代中,他以20元(当时月薪近百元)售出第一张四尺对开的作品开始,他就跟着陈永锵、方楚雄这些“老师级”的画家进入市场。进入新世纪后,国内艺术品行业发展驶入快车道,他持续多届参与广州艺博会,向外界推广自己的花鸟作品,逐步得到市场认可。

    在中国画体系里边,花鸟画指的是用中国的笔墨和宣纸等传统工具、以花鸟为主体的一类绘画品种,它与山水画和人物画合称为中国传统三大画科。

    “具体来说,凡以花卉、花鸟、鱼虫等为描绘对象的画,称之为花鸟画。花鸟画中的画法中有工笔、写意、兼工带写三种。工笔花鸟画即用浓、淡墨勾勒对象,再深浅分层次着色,在岭南,擅长此类绘画的有周彦生、罗寒蕾等;写意花鸟画即用简练概括的手法绘写对象,当代岭南代表性画家有尚涛、陈永锵;介于工笔和写意之间的就称为兼工带写,形态逼真,方楚雄、欧阳锦、梁翰麟等走的就是这一路。”何文发说。

    花鸟画坛历来高手林立,近当代就涌现出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关山月等一大批饮誉全国的花鸟画大师。“岭南是花鸟画创作重镇。特别是在以花城著称的广州,出了许多当代有名的花鸟画家。”美术鉴藏家胡红拴则表示,像周彦生、尚涛、陈永锵、方楚雄等老一辈画家的作品,历来是市场追逐的热点。

    正因为名家辈出,花鸟画也被业内视为竞争最激烈的一个板块。在欧阳锦看来,与齐白石等现代国画大师相比,他在年轻时就能够通过卖画来改善生活和支持创作,已经非常庆幸“遇到了一个好的时代”。虽然成长初期他也曾经有过迷茫,不知道要怎么画才能跻身到这个高手林立的平台。

    记者发现,就算是同时代的画家,大家都认为彼此的水平差不多,但由于种种原因,其作品在市场上的认知度也是千差万别的。“甚至有时是一种冰火两重天的状况。”胡红拴坦言,画画和卖画是两个不同的专业,现在虽然艺术家都在普遍直接进市场,但做得好的毕竟是少数。

    “这两年艺术品市场一直在回调,花鸟画市场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广东省文联艺术馆收藏家会所负责人李端信则认为,对于作品尚未形成独有个性的艺术家来说,将被拖入日益胶着的同质化竞争。“一个画家想在市场上获得成功,还是要走差异化竞争的道路。艺术风格越是雅俗共赏,越受人喜欢。”

    拍卖 近现代名家拉动市场

    拍卖业的成交状况,历来被视为整个市场的风向标。

    从近五六年的市场走势来看,花鸟画板块的行情一直是在近现代名家这些“火车头”的拉动下前行的。2011年5月22日,中国嘉德首次推出的古代及近现代书画联合夜场“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现代花鸟大师齐白石的一幅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成为该专场最受瞩目的拍品,最终以4.255亿落槌,创造了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新纪录。同场卖出的还有齐白石的另一组作品《花鸟》,成交价为9200万元。与齐白石合称为中国拍卖市场最畅销艺术家的张大千,当年亦有一幅《嘉耦图》,在香港苏富比以1.91亿港元的天价成交,据说这是第5次刷新张大千作品的拍卖纪录。两位拍卖业的“台柱级”大师作品共同发力,不仅让2011年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交易攀上了历史上的最巅峰,也让作为其中重要一个部分的花鸟画市场板块出尽了风头。

    此后,国内书画市场虽然整体进入回调状态,但是齐白石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表现依然坚挺。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之夜”上,齐白石“齐家万象”专场总成交1.932亿元,28件齐白石作品总成交率93%。2015年北京保利十周年秋季拍卖会,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以1.15亿元成交,成为当年内地秋拍首件过亿作品。

    在胡润研究院的“最畅销艺术家”榜单中,齐白石和张大千一直“霸占”着状元和榜眼的位置。除了这两大台柱外,潘天寿、王雪涛等其他花鸟大家的作品亦无逊色。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市场行情不佳的背景下,2015年春拍,潘天寿代表作《鹰石山花图》在中国嘉德以2.79亿余元的天价成交,不仅创潘天寿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也是当季最贵的一件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

    近现代书画,已经被业界称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上最吸金的板块。由于作品市场流通量较大,鉴定门槛适中,风格上雅俗共赏,近几年成为社会热情入市追逐的热点。“与其它市场板块相同,近现代花鸟画市场也具有名家拉动的特点。”收藏家高鹏飞分析称,特别是像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这一类大家的作品,对艺术资本的号召力一直比较大。

    未来 中青年板块潜力巨大

    与近现代名家相比,当代名家作品受行业调整的冲击是比较大的。

    特别是今年以来,让业界人士有点意外的是,一些现代名家作品走出一轮逆势上涨的大行情,但是,当代一些在世名家的作品依然在“价格泥潭”中挣扎。“有些前期炒作过度、泡沫较多的一线画家的作品,价格仍然在探底中。”何文发说,因为大环境改变了市场原来的供求关系,那些前期价格抬得太高的作品必然会随着需求的萎缩向下回落。

    比较特别的是中青年板块。“尽管大多数中青年画家作品的学术价值仍有待探讨梳理,但不可否认的是,中青年仍然是最具有市场潜力的一个板块。”何文发进一步分析,由于中青年画家的作品普遍价格门槛比较低,面对的收藏者群体比较庞大,因而,在前一轮市场大调整中,他们受到的冲击反而较小。

    “就我和身边一些同类型的花鸟画家而言,这两年的市场行情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欧阳锦不无自豪地对记者说,去年是画廊和拍卖行的从业人士普遍认为行情最不好的一年,他在广东美术馆做的那场展览,60张大画卖得一张都不剩。“不是因为我画得比一线名家还要好,而是因为我的作品风格和价格定位刚好迎合了市场的需求。”

    性价比是目前许多一线名家都会忽略的一个问题。高鹏飞解释称,有些画家的花鸟画的确画得很好,也有非常独立的个人风格,但是,真要掏钱来买时,很多收藏家却下不了这个手。“价格是第一门槛,定得太高,自然就会把很多有购买意愿的人挡在门外。我自己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都是因为价格谈不拢,最后取消了购买机会。现在主动权转移到了买方,收藏者可选范围广了,不在乎多看几家。”

    今年以来,民政部连续曝光了十批共两百多家与投资收藏相关的“山寨社团”,这一定程度上也打压了一些“江湖艺术家”原来固守的市场。“不管是收藏者,还是投资者,他们希望买到价低质优的作品。”欧阳锦认为,当前是中青年花鸟画家抢滩市场的大好时机。“有远见的艺术家,就应该抛弃不切实际的投机思想,加大对创作的精力投入。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粗制滥造,不仅抓不住机会,反而会加快自己被市场淘汰的速度。”

    对话岭南花鸟画家欧阳锦:

    新工笔市场渐热

    人物简介

    欧阳锦,广州从化人,广州美院中国画系高级进修班结业。现为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广东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东省文史馆国画院画家,广州美协理事、花鸟画艺委会委员。

    记者:您的作品取材、用笔,造型和构图,都从陈永锵、方楚雄等当代岭南画家以及齐白石等许多前辈画家的身上吸收了养分。面对先入为主的藏家,怎么让你的作品突显出来?

    欧阳锦:如何做到不跟别人雷同,是每个花鸟画家都应该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我从传统工笔花鸟,过渡到写意花鸟,然后再来到现代工笔画鸟,中间也有过迷茫,但最后还是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除了刻苦钻研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的创作是随心而动的。

    记者:如何看待同行之间的市场竞争?

    欧阳锦:艺术的价值在于思想个性的差异化,在我看来是不存在竞争的。我以前局限于画田园,后来拓展到更广阔的大自然,只要写生看过的东西都可以入画。每个画家的性格和想法都不同。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扎实,而且还比较爱干净,所以我的画自然就流露出多一点的宁静、沉稳、整洁和甜美。

    记者:你是要求人如其画的吗?

    欧阳锦:画画不仅是画眼里看到的,更是画心里想着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的艺术语言可能就会比较僵化苍白。我做事一直比较认真,这使得我在每一幅作品上面都投入很多。反过来说,如果我的功利心太重,画面一定会浮躁虚荣。

    记者:您很早就进入市场,对艺术商业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欧阳锦:有人欣赏和掏钱来买自己的作品,是画家的幸福。但我不赞同被商业绑架,而希望有更多的自由去创作自己认同的东西。这个需要画家和藏家共同来平衡,有一方追得太紧,就会影响到另一方对原则的把握,从而损失艺术和商业本身在追求的价值。

    记者:如何看待当代艺术对传统艺术的冲击?

    欧阳锦:中国画的地位在未来不会动摇。这是我最基本的看法。当代艺术普遍存在过度包装和炒作的问题,它们的艺术价值还有待考验。当然中国画也要向前走,固步自封和一味模仿也是死路一条。现在新工笔画鸟市场渐热,表面市场认可了它的进步。


     

    上一篇:艺术品线上拍卖:走向增长的市场
    下一篇:回流艺术品 里边有玄机